很酷文学网—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!

你的位置: 首页>“清华学霸去选秀,多浪费学历”沈度

原标题:“清华学霸去选秀,多浪费学历”

“我从来不认为唱歌没有任何贡献,是对我学识的浪费。”

潘超。

撰文:曾宪雯

编辑:沈佳音

“如果不是由于什么特殊原因,导致你要放弃自己的专业学科研究,说我背着一个吉他,就去唱歌去了,我当一个职业歌手,我觉得好心痛。多少人想进清华,多少人想完成系统的教育和学业没有机会,你有这样好的机会完成了,而且你学的是这么热门的一个学科,自己在专业上是有造诣的,是有自己的见地的,恕我直言,我觉得你不具备当职业歌手的条件。”在央视选秀节目《上线吧!华彩少年》的舞台上,清华大学2020年硕士毕业生潘超演唱完后,甄子丹、杨幂、王珮瑜对他的职业选择提出了质疑。

潘超被几位明星出其不意的问题搞得有些紧张,连连用手擦拭脸上看不出来的冷汗。在过去的很多年里,他是大众眼里名副其实的学霸:在北京化工大学读本科时,大三获得了“校长奖”,本科毕业又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被保送清华。本科与研究生期间,他拿过三次中国大学生中荣誉等级最高的国家级奖学金,还发过6篇SCI论文。

甄子丹评价潘超。《上线吧!华彩少年》视频截图。

如今25岁的他,要放弃以往的成绩,进军娱乐圈,成为一名歌手确实让人难以理解。镇定下来后,潘超回答说:“我真正走到清华大学的时候,发现大家表扬说这个孩子成绩好,这个孩子在名校,我没有那么快乐,我甚至更紧张,甚至更焦虑了,所以我才会说通过音乐的方式去疏解自己。那是我最后的窗口,是在那个时候我要做一个勇敢的决定,哪怕很多人不支持我。”

高考填志愿时,潘超与父母发生分歧,他被迫妥协,选择了并不感兴趣的环境工程。上大学之初,他对未来充满焦虑,以至于整夜失眠,最后甚至寻求心理援助。当他找到学校的心理医生时,没想到医生跟他说:“对专业不满的学生太多了,有胆就回去重新高考一次,没胆只能留在这里好好学,自己的问题,别赖学校。”

清华大学校园歌手大赛,潘超演唱《No fear in my heart》。视频由受访者提供。

2017年的清华大学校园歌手大赛,潘超以歌手的身份走上舞台。

“因为没有草原,就忘了你是马。你卑微的人生,从不曾犯错的,无聊的人生,能不能,彻底地放开你的手?敢不敢,这么义无反顾坠落?坠入黑暗中,坠入泥土中的海阔天空。就让我,来次透彻心扉的痛。都拿走,让我再次两手空空。只有奄奄一息过,那个真正的我,他才能够诞生……” 他高声唱着朴树的《No fear in my heart》,似乎也在唱着自己。台上的他恣意潇洒,和平时相比,有种难得的松弛。

出生于江西抚州的潘超很清秀,笑起来有些腼腆。也许是长久的规范化人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烙印,无论是央视镜头里,还是私底下,他都是一副乖巧、谦和的样子,但在他的内心深处,“别人家的孩子”绝不是他想要的标签。他坦言按别人希望的样子生活并不快乐。

如今,他初入娱乐圈,比起很多清华学子,未来多了一些不确定性。但这一次,他不想再管他人的看法,只想过自己的人生。

在南京鼓楼附近的大街上,十字路口亮起了红灯,三两行人安静等候着,突然,潘超和他的经纪人旁若无人地唱起歌来。

在2月最新一期的《上线吧!华彩少年》中,潘超演唱了自己的原创歌曲《攀》

以下内容为潘超自述:

“它立马就着火了”

我很小就喜欢唱歌。我妈跟我回忆说,两三岁的时候,人家在广场上搭一个台子,请小朋友上去表演,那时我话还说不清楚,上去就开始唱,给家里挣了一堆洗脸巾、挂历、雨伞。

初中的一次政治课上,我有特别明确地把想当歌手这件事写在纸上。这个场景我印象非常深,那张纸上有一个表格,写着你希望做什么职业、你是怎样完成这个职业的、你的工作状态是什么样的。我写我希望能够唱歌,能够挣钱养家,还能旅游。那时候可能很幼稚,但说明我可能是很早以前就想唱歌,那个东西一直在心里,最后有机会敲它一下,它立马就着火了。

我妈妈一开始还是有很传统的想法,认为孩子成绩挺好的,就应该走特别平稳的道路,这是他们对我的设想,尤其是当我成绩还不错时,他们就觉得吃那么大苦干什么,所以我一直没有机会专业学习音乐。到北京上大学后,我发现会有非常充足的时间和机会去接触、实现这件事情,包括可以去更大的舞台,接受专业老师的训练。

当时是研一,那年周围的朋友和我自己都很丧,觉得特别难。为了释放情绪,我有时一个人去KTV唱歌,我唱了,爽了,会觉得那些歌给了我很多力量。那时我参加了清华校园歌手大赛,唱的一首歌叫《No Fear In My Heart》,是朴树的歌。唱完之后,我收到好多人给我发的私信,还有一些不认识我的人,他们告诉我说,被那首歌、那个现场打动到,我觉得那是一个歌手站在舞台上特别有价值的事情。

其他选手评价潘超歌声。《上线吧!华彩少年》视频截图。

其实那时候,还只是一种尝试,因为你不知道合不合适,也不知道专业的老师对你的职业化评价是什么,甚至不知道在舞台上会呈现出什么样子,但不断去试,就会发现有让你惊喜的时刻。

2017年国庆假期,我们在录音棚里录歌,连着七天都是高强度的录唱。等到结束时,灯也关了,我就躺在录音棚的地毯上听。那一刻,我的身体告诉我已经有点透支了,但是我的脑子告诉我,它很兴奋,它还可以继续唱。那个瞬间,我觉得这件事情做得值得,我精神上不会感到疲劳,所以它可以是我的职业。再加上这件事情我从小就特别喜欢,所以在做职业选择的时候,我在想,如果我可以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变成职业,去挣钱养活自己,那不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情吗?

相对于一些职业歌手来说,我起步比较晚,一直念到大学才真正接触到很专业的声乐训练,这个可能是比较大的阻力之一。也没办法,我们见招拆招,为了克服这件事情,只能下工夫。

我做事就是这样,没办法坐在那里闭着眼睛等。要成为一个歌手,我很清楚自己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。所以那时我每个周末从北京到南京上两天课,然后回北京上学,时间特别紧张,但觉得特别开心。

潘超。图源受访者。

“符合别人的标准不会让我快乐”

我学的是环境科学工程,其实是做固体废物,有一部分跟垃圾分类相关。但环境工程真的不像他们说的那么热门,但如果你喜欢,就去做。

高考后,妈妈觉得我是理科生,就找一个正经的、踏踏实实的、技术性的工作。最后我抗争失败,就选了环境工程。

刚上大学的时候我很迷茫,所以也不是特别开心。在学校,你的学习、科研和工作其实都是有压力的。我当时不知道该怎么办,也不知道以后会怎样,所以会焦虑。

后来很多媒体说,清华学霸不快乐。其实我想表达的意思是,人总有快乐和不快乐的瞬间,它和清华没有必然的因果联系,只是那段时间发生在了清华。我不快乐的真正原因并不是清华,而是我意识到一直按照非常传统的评价标准努力学习,到了特别好的学校,符合别人标准并不会让我快乐。

潘超为清华大学109周年校庆创作歌曲《云的那端》。

(选择做职业歌手)让我比较担心的地方是妈妈对这个行www.eupster.cn业的看法。她老想太多。当周围大部分同学都进入特别稳定的状态的时候,我要做一个看似不太一样的选择,可能需要花一些时间去告诉很亲密的人,要跟妈妈讲做这件事情的始末。

我妈不同意最重要的原因是觉得这个行业太辛苦。之前她不理解我,就是觉得我为什么要选择一个这么累的工作,她觉得这对我的身体是一种消耗,还不稳定。但节目播出后,她反而支持我了。我从来没有跟她讲过我的那种不快乐,在节目里听到后,作为一个母亲,她理解我了,她希望我快乐,特别害怕我变成一个机器。她现在很支持我,很多时候甚至会在声乐上给我一些点评,她会说这个地方你是不是唱得太紧了。

之前在我妈的同事和好朋友眼里,我特别省心,很像大家描述的别人家的孩子,我确实也不太给爸妈添麻烦。有一天她给我打电话,说节目播了之后,她和同事聊天,说到我为什么做这个选择,她的同事以为是不是音乐好挣钱。我妈说,不管你们信不信,但作为潘超的妈妈,我非常了解他从小就非常喜欢舞台,他就喜欢音乐,只是他一直没有机会而已。她跟我说,我相信你可以做到的,你从小到大可以认真把你想做的每一件事做好,所以妈妈相信你。那一天,我的情绪又波动了一下。

确实存在家长认为男生学理科,出路更好的情况,我本身也是这样过来的。但现在已经越来越开放了,我觉得家长可以帮助孩子做的事情是,一起去发现孩子真正喜欢什么。

潘超。图源受访者。

我想要唱歌,我就去唱”

职业没有什么高低之分,因为它本身没有评价标准。如果要比创造的价值,是什么标准,是钱吗?至少我不认可这个价值评判,我不认可用金钱来衡量这件事情。什么是对这个社会的贡献?我觉得也有很多讨论的空间。

我周围的同学,他们有去互联网行业的,有去教育行业的,有去金融行业的,有去政府机关的。大家可能都没有搞科研,也不会有人说你们浪费了你们的学识。但当你选择艺术的时候,大家就会说你浪费了你的学识,很奇怪。

外界对我们没有特别了解,我们自己更清楚一点。所以节目播出后,也有很多清华同学跟我讲,其实从本质上来说,我们跟普通人没有任何差别,就是跟大家一样的人。

我从不认为歌手这个职业,是对我知识的一种浪费,我觉得不是。音乐、歌手本身也是需要知识底蕴的,这件事情没有人会否定,只是它可能不那么外显。

王佩瑜评价潘超不适合做歌手。《上线吧!华彩少年》视频截图。

清华对我们每个人的思想塑造,确实有非常深刻的影响,但清华从来不会狭隘地告诉你,你必须选择某一个职业,必须去做某一件事情,它会强调说,你去做一个对社会有价值的人,做一个快乐的贡献者。我们的育人体系,把你培养出来,教给你知识,教给你技能,最核心的是教会你怎么做一个人。所以落到我身上,我从来不认为唱歌没有任何贡献。

我在校歌赛上唱完那些歌,很多人告诉我他们有共鸣,他们被治愈了,我觉得这件事情很有价值,那个价值跟闷着自己治愈自己,还不太一样,这件事情让我很开心。一定是它让我开心,我才会起心动念要做这个尝试,这是很重要的原始动力。可能这个想法听起来蛮幼稚,至少我现在还这么认为,我不知道未来五年十年之后会有什么变化,也不知道这个变化会来得多快,但我此刻的想法,就是要做让我开心的事情。

有些媒体在写这件事情时,会倾向于制造一种冲突,在娱乐行业和科研行业之间。其实这就是三百六十行里面的不同职业,有人做科研,有人当老师,有人做金融分析师,有人做程序员,有人去当公务员,大家都是一样的,我就是做了我想做的选择而已。我已经想清楚了,这个当下,我想要唱歌,我就去唱。

点点在看

↓↓

最新小说

书友评价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

白茶功效